心系萌主女神.

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.

忆沛公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
 


秋意凉,世界早已变模样;


夜未央,归乡人仍在路上;


梦一场,时光尽藏人世沧桑;


歌一曲,大风千古篇章美名扬;


忆沛公,西楚霸王含恨亡;


大汉兴,猛士豪强千古流芳;


世事罔,攘外安内习宁强;


奔小康,十三亿人同奋进;


汗如栋,五十六族齐心往。

欠自己一个梦想

边城诗社:




文/ 青慕




梦见,十年前的光阴


和十年前的自己


提着刀,凶凶而来


逼问我,梦想何在



醒后,我竟哑口无言


疑惑着,猜想着


是不是残饿的现实


已把梦想给吃掉了






边城诗社:

你的名字

流星的曳尾只供观望
眼前所见也难以捉摸
梦里交织的你
在我的何处醒来

字迹却在手上欢腾
红线躲进时空
世界上每一处你的存在
我都愿意去寻觅

厌倦了与时间的嬉戏
思绪却一直在奔跑
像积蓄已久的勇气
像开口前徘徊的执迷

也许这一次
流星裂成碎片
遥远变为守侯
黄昏朦胧的云烟
氤氲了对视的双眼

那些关于爱恋的故事
我只记得你的名字

2016.12.4
文/挽城
在电影院还遇到了coser

磨茧

边城诗社:

文/ 余温辞


 


天地夹缝边缘
梦与现实走散
晨雾湿衫


  


阴影光明两面
转身消失不见
日星一线


 


取一瓢誓愿止渴
烧一把赤诚取暖
欲念未减


 


温柔作茧
等雨雪均沾
摩挲年轮的圈


 


磨砺以须   
待痕迹风干 
刻度不堪下咽


 

无法停止的飘零

边城诗社:

文/桑岚乐


深秋的阳光洒落


我选择离开枝头


而你正走过森林


所以我们才相遇




我不过是你手间枯叶


你没有停留只剩永别


一瞬相遇 一瞬分离


于这天地 永是飘零


没有起止 没有远近




你曾拥抱万水千山


并不在意一片叶的更替


我却只见过这方森林


只遇见过树下经过的你


缘分赐予希望又扼杀萌芽


漫漫一生 短短一瞬


春夏秋冬 止于相遇




从此我陷入回忆循环


万物皆止于那刻相遇


于是这广袤的天地间


我只能飘零 永是飘零

短笺一则

边城诗社:

从夏天到秋天,


又从秋天到冬天,


大地从碧绿到苍黄,


又从苍黄到皑皑白野。


这是我不惑之年的故乡,


烟笼风雪的小城北方。


 


南方是年少失恋时的向往,


十年,又十年。


心才得以在此安放。


——榕树上的猫 2014年12月26日

北方九月

边城诗社:

北方九月


文/榕树上的猫


九月,北方九月


天蓝得越来越纯粹,越来越远,


在蓝远的天空里


我已听见雁翅挥动北风的声音


 


庄稼逐渐呈现出浓郁的金黄


越来越亲近大地


烈烈的秋风里,羊群安逸


草木衔籽结实,大地已吐尽芬芳 


 


面对九月,面对这沉厚的秋天


一生和庄稼何其相似啊


面对九月,面对这收获的秋天


一棵稗草写下如此的诗文


 


二O一五年九月五日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我愿是一棵树

边城诗社:

文/榕树上的猫


多少年后的星夜里,还会站成一棵树,
河水仍然在灵魂中流淌,一如往昔。
在这颗遍布山河的星球上,我经历着风,
经历着雨,活着不辜负粮食与清水的一生。

仰望星夜里的苍穹,我愿是一棵树,
荒原在内心深处,大地也在内心深处,
这是芸芸众生的世界,这也是稗草疯生的人间,
我安心做一棵风雨中葱郁的树。

站在繁星垂照的大地上,我已是一棵树。





情人劫

边城诗社:


文/ 青慕


我所知道的
大多爱情都是
螳螂在前黄雀在后
但要经历过多少螳螂
又要遇见多少黄雀
才能够安心的
不受折磨的被吃掉
我不得而知




闽江畔

边城诗社:

文/渠江悠悠

再一次来到这里
已经是春天的容颜
那昔日的长椅上
如今,影只孤单
无法释怀
只好将目光放牧

步道上
那么多的游人
没有一个是我熟悉的身影
廊桥上
那么多的姑娘
没有谁会为我停留
花蕊里
那么多的蜜蜂
没有一只会为我忙碌

情愫,在孤独的煎熬中
九十度跌落
眼前再美的风景,也无法填充
心中密密的皱褶
只好挽一缕春风
来抚慰孤独
只好掬一捧江水
来洗净忧伤

回望来时的足迹
已经龟裂成行
无法镶嵌出当初的模样
心,藏在回忆里
路,还得继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