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系萌主女神.

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.

病了又病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我得了一场病,
病因是一个人的孤独,
医生说我病入膏肓,

却在昨日,
看到一个身影转过街角,
径直地穿过我的世界。

那一秒,
我病的更重了,
可是,

这次病因是:

情。
一见钟情的那个情。

遇见和分离(附文)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
遇见与分离,
何其简短仓促,
无能来及回眸一笑,
已是人间三月春寒料峭。 

遇见与分离,
何其深刻长久,
记忆总是汹涌如潮,
将时光冲刷的刺目光亮。

遇见与分离,
何其温暖悲恸,
挥手告别往昔昨日,
音容笑貌却仍盈耳目。

遇见与分离,
何其稀疏平常,
总有许多无法忘怀,
让你我都随风飘荡。


2017年2月5日


  人生的主角是我们自己,配角是身边陪伴的走过的路过的亲人朋友和熟悉的陌生人。
  在这长长短短的相处相遇相知相伴的时间里,我尽力去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美好。也许,你们不曾记得我们的相遇,也许,你们已经忘记我们的分离,27年的岁月里,擦肩而过的,又怎会只是寥寥数人?从童年记事起,无数的陌生到熟悉,那时大多都是亲戚朋友,我是在被动的认知,这些人有些会陪伴我一生,不时的在我的生命里绽放一朵又一朵绚烂的烟火。上学以后,我所认识的同学老师和朋友,你们就像一盏又一盏的孔明灯,闪耀着照过我的人生飞向高空,却也许,此生就此别过。上班以后,更多的人际关系更多的名字更多的面孔涌入了我的世界,前几年的工作原因,一度通讯录里有上千个姓名,更多的是他们认识我,我却记不太清楚他们究竟都是谁。
  人生的主角是我们自己,配角是身边陪伴的走过的路过的亲人朋友和熟悉的陌生人。
  在这长长短短的相处相遇相知相伴的时间里,我尽力去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美好。也许,你们不曾记得我们的相遇,也许,你们已经忘记我们的分离,27年的岁月里,擦肩而过的,又怎会只是寥寥数人?从童年记事起,无数的陌生到熟悉,那时大多都是亲戚朋友,我是在被动的认知,这些人有些会陪伴我一生,不时的在我的生命里绽放一朵又一朵绚烂的烟火。上学以后,我所认识的同学老师和朋友,你们就像一盏又一盏的孔明灯,闪耀着照过我的人生飞向高空,却也许,此生就此别过。上班以后,更多的人际关系更多的名字更多的面孔涌入了我的世界,前几年的工作原因,一度通讯录里有上千个姓名,更多的是他们认识我,我却记不太清楚他们究竟都是谁。
  我写这篇文的初衷并不是矫情什么,只是想细细梳理一下,为以后的人生画出一条正确的路。能够值得去珍惜的不惜一切,无论友情亲情抑或其他;不值得珍惜的不值得去消费人生的,请保持距离转身走开,,不要犹豫不要徘徊,因为你自己曾在这里吃过亏。有些事情的发生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,我想我依然会这样走,只是多了一些戒备和留白。
  生离死别是人生必须都要经历的一些事情,在过往的时间里看到身边一些人因此而颓唐,一些人因此而改变,,一些人担起了担子扛起了家,一些人······无论如何,把自己的人生完整而用心的走下去,不留过多遗憾就好。简单就是幸福,知足常乐,或许对于正在拼搏的年纪来说这些话有些许消极,但在某些方面,我们应该被它们勉励。
  有时候一个人无聊,就会想也许除了家人还有很多人也在默默的关注着我的成长, 也许有很多的朋友也会因为久长未见而牵挂,也许吧,要永远认识到你在别人的生活里占比不到百分之一,在家人的生活里占比是百分之八十以上,在亲人的生活里占比在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,在好友的生活里占比在百分之十左右。面对什么,要心有明镜,也不勉强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过于直白可一针见血。你所应该在乎的和应该承担的这些,任何其他人都无法替代。你所担负的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信念和理想,是家庭,是所有在关心挂念关爱你的朋友,亲人所凝聚的期望。



梦见

边城诗社:

文/西城花下里


时间里的,属于过往,


与我再无半分纠葛。




春天留下一缕风,


夏天落下一滴雨,


秋天飘下一片叶,


冬天掩下一扇窗。




老人说:伤春悲秋,


为何这寒冬压不住内心的慌?


我在他乡,画一幅美丽的窗,


窗外,那是不是故乡?




你在何方,我的姑娘?


天就要亮,快来我身旁。


梦醒以后,我会失去,


再去妄想   的勇气。

你的名字是我曾喜欢过的文字

边城诗社:

文/流浪诗人


(上一次发布出了点小问题,对各位边城的朋友说声抱歉。手机操作误转自己主lofter的文过来,纯属意外。多多包涵!!)


时间是一场来势汹汹的风暴,


卷走了记忆里的悲情轶事。


那朵爬到半山腰的红云,


最终被黑暗吞噬,


而你影子,


像一滴落入黑暗的墨汁消融殆尽。




你的名字,


曾是我喜欢过的文字,


而今,


却条件反射似的抗拒它们在一起出现。




你的名字,


曾是我喜欢过的文字,


而今,


如同梦呓的篇章,


醒来支言片语毫无痕迹。




你的名字,


曾是我喜欢过的文字,


而今,


我用一段一段的文字来抹平,


那寥寥数笔所曾留下的伤痛。




你的名字,


曾是我喜欢的文字,


而今,


夜夜空里,


它们已被尘封在心海深处。




你的名字,


曾是我喜欢的文字,


而我,


却真真切切喜欢过文字所代表的你,


关于你的好的坏的一切的一切。




而今,


仅此而已,


也是自我慰藉的最佳良药。



那一年

边城诗社:

文/流浪诗人

那一年,你還年輕。
像一道忽明忽暗的光,
照進這個世界里。
現實像飄來飄去的雲,
總在遮蔽你的眼睛。
你有過夢想蹣跚前行,
孤獨追夢的是你的堅強。
願時光里的,一切安好。
年少時的你,
依然還活在你的記憶里。

西城花下里 2016.08.01

你、就是我的风景

边城诗社:

文/流浪诗人


让我为你写上一缕来自尘世的风,


安然的梦见岁月的凯歌,


落在往昔飘渺的回忆,


如果我爱你,


请给我一个拒绝的理由,


如果谁记得,


请忘记我们曾经在一起。


嫣然回首,


南方北方细雨朦胧。